东南教育网您的位置:首页 >公务员 >

公务员从来都是一份很好的工作

留在岗位上的公务员,也在98年之后,经历了三年涨四次工资的好事儿,基本实现了基本工资三年翻番的承诺,在2000年的时候,中国党政机关和社会团体人均工资在15个大行业之中的排名为第8,后面两次加薪之后,这一排名提高到了第5或第6名,在社会工资水平中属于中等,跟90年代初期下海潮时公务员的情况发生了根本变化。

90年代以来,这么多次的机构改革和经济体制改革,没有一次是以公务员为“代价”的。

所以水涨船高的是公务员报考热,自94年首次开始公开招录后,24年之间,公务员考试报名人数增加了370多倍。2017年北大公布的毕业生就业报告也显示,毕业生去向最多的,一是国企,占比超过30%,二就是机关和其他事业单位,占比超过25%,铁饭碗的魅力可见一斑。

01

现行的公务员薪酬体系大概由四个部分,基本工资、津贴、补助、奖金,其中基本工资按照前几年的改革方案,分为职务工资和级别工资。《纽约时报》调侃的11385指的是这部分工资。

按照人社部定的职务工资和级别工资表看,公务员的工资的确挺低的。职务工资中,最低的只有500多元,最高的7000多元。7000多听着不少,但那指的正国级,副部、正厅只有两三千,普通人最容易接触的到处级干部,职务工资还不到2000元。

级别工资也是差不多情况,最高的6000多,最多的1000出点头,按照职务、工作年限等套对应的数。

按照这个计算方式,理论上来说,最高的6000多加7000多没有人能拿到,因为最高职务的,往往很难对应到工作年限最长,但最低的500多加1000多倒是出现的几率比较多。

不过这只是基本工资,按照公务员薪酬体系,基本工资只占到全部薪酬的三分之一,大量的收入其实是来自津贴和奖金等非固定收入。

只是津贴和奖金是个既不固定也不透明,至今都非常模式,所以公务员的收入到底什么水平有点难确定。能查到的距离现在最近的公开数据,一个是来自人民网引用人社部的数据,提到当年国企平均工资5.1万多,全国公务员平均工资4.8万多;另一个来自社科院发布的《2014年中国经济前景分析》,里面提到2012年公务员平均工资位4.6万多。

按照这两个数据算,公务员平均月收入大概4000元左右。这个数字与当年城镇单位职工平均工资基本持平,算不上高。即使是普通二、三线城市,这个工资水平也很难讲“富足”。

但是这是平均数,由于相对固定的基本工资只占到总收入的30%,而津贴、奖金等跟所在地区的经济发展情况、职位权力相关性比较大,平均工资很难反映出公务员真实的收入情况。

网上有一张流传较广的各地区公务员工资表,显示北京市公务员平均工资接近1万元,而广西一个公务员晒出的工资单则是:参加工作三年的科员,基本工资3200,车补650,乡镇补助300,下乡补助200,扣除公积金400,五险350。每月到手工资3600-3800。

相比于区域之间的差异,代表不同权力大小的职位之间,待遇差别更模糊。刨去反腐中老虎苍蝇们的敛财不提,公开信息里也有工资较高的,比如2016年云南德宏州招聘聘任制公务员,11个职位,给出的年薪均不低于30万元,最高的年薪是42万元,以当地的经济发展水平看,属于非常不错的薪酬待遇了。

所以,针对公务员群体一直有两种传说:一种是工作清闲,福利好,房车光鲜受人尊敬,一种是下班后要开滴滴补贴家用的那种。

不过,后一种普遍没人相信。

普通人不相信公务员工资低,一个主要原因是公务员的收入构成里有大量不透明的部分。

《人民网》曾在07年《公务员“隐形腐败”挑战福利改革》一文中报道:根据有关调研机构对11个省、直辖市约2万多名公务员进行的薪酬福利调查发现,一些单位的福利性补贴多达十几、二十几项,其中中央国家机关某单位仅通讯费一类补贴,就设置了“住宅公务电话包干费”、“无线通讯工具补贴”、“通讯补贴”、“特殊通讯费”四个补贴项目。

河南某部门,在当地并非一年四季都是雨季的情况下,却常年按月发放“雨具费”。北京市某区镇机关的处级公务员每月车补高达1300―1500元,几乎占其月基本工资的70%。

《新京报》也报道过浙江台州部分单位的超豪华福利:在浙江台州,有许多楼盘须凭“票”才买得到,“房票”便宜的要五六万,最贵的要几十万。而开发商为了和有关管理部门保持好关系,往往将好的房源留给他们。不少公务员于是兼职当起了倒卖“房票”的黄牛党,一次能赚几十万。

但是这些收入并不是所有的公务员都能雨露均沾,而是集中在行政资源丰富的部门那里。很多基层公务员,仅仅靠基本工资,已经很难称得上是一份体面的工作。

所以最近有三组关于公务员的新闻,非常具有代表性。一组是“大连海关科员被妻子举报出轨女代购,正在接受调查”,一组是“江苏扬州公务员给市长留言,咨询周末兼职送外卖贴补家用是否违纪”,一组是“80后白发书记走红网络,基层扶贫工作压力大”。

02

不过,给公务员涨薪是一件有争议的事情。98年那波涨工资,当时有两种说法,一为给政府机关留下优秀人才,提高执政能力,二为拉动内需。但实际上,这两点都不如“开前门,堵后门”的意义大。因为公务员工资低,在一定程度上,恰恰是是造成隐性收入多的原因。

而诸多的隐形福利,有一些甚至是制度性安排。98年建立社保体系的时候,朱镕基说:在我国目前的国情下,任何社会保险制度都只能有一个最基本的保障水平,中国目前还建立不起一个完善的社会保障制度,没有钱呀。

紧跟着后面又提到:机关与企业的医疗保险相比要有不同的办法。当前机关干部的工资水平比较低,在制订医疗保险方案时,不能不考虑这个现实。

可惜不管是当时,还是现在,一直都有人因这件事给负责改革总体设计的领导人戴上了“利益集团代言人”的帽子。

所以,公务员涨工资的事情,到03年之后就不怎么提了。北京前市长孟学农为这事儿还炮轰过上届领导:一会儿顾及这种舆论,一会儿又顾及那种舆论,一会儿又顾及金融危机,没有把法治思维、法律看得比权力重要。

停滞的公务员工资改革带来了最近几年公务员收入的“畸形”表现。

2015年初,《纽约时报》发过一篇特别标题党的文章,写中国公务员系统涨工资后,最高领导人的月薪仍然不够在北京租房。

报道引用《中国日报》的数据,说中国刚刚给所有公务员加了工资,加薪之后,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基本月工资增加到11385元,按当时的汇率,大概年薪2.2万美元,不光跟奥巴马40万美元的年薪比不了,还比美国社会保障局公布的美国工资中位数还低,以这个工资水平,租不起北京西城区观缘小区一套舒适的三卧室公寓。

《纽时》这篇报道嘲讽加调侃的意味儿更重,最高领导人怎么可能去租住三卧室的公寓,报道的最后其实也写了11385元只是基本工资,没有计算各种津贴补助。

但具体的工资数基本是准确的,《工人日报》曾报道吴仪在07年跟中国国际商会代表们聊天时无意中透漏的工资:我现在每年所有收入12万元人民币,这还包括保姆费。我相信你们都比我拿得多,你们谁敢说没有别墅?

国资委主任李荣融09年也曾公开表示,他的月收入大概是1万元,交完税到手不超过1万,而国资委处长们每月收入约3000多元,后来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牟新生更具体的透漏,他的税后工资为8000多元。

其实,就在给公务员普遍涨了一波工资的2015年,曾经公开抱怨过工资太低的梅永红,从山东济宁市市长的位置上辞职,去了华大基因。

辞职前的几个月,梅永红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说:“如果把公务员理解为一份职业的话,中国哪有这样的职业?济宁市有800多万人,GDP3800多亿,但我所有工资收入加起来,才7000一个月,谁相信啊?下面的县委书记、县长一个月收入3000多,还赶不上在工厂打工的。”

虽然事后梅永红解释去华大基因不是为了高薪,最重要还是为了个人价值,但结合之前的言论,很难完全令人信服。

梅永红也不是第一个辞职的市长,在他之前,菏泽市委常委、副市长张毓华就开高官辞职先河,加入太平洋财险,担任其深圳分公司党委书记。在他之后,有江苏兴化市戴荣军辞职,出任太平洋建设集团董事局副主席兼太平洋公共地产董事局主席。

这只是公开报道的辞职,《中国经济周刊》曾做过统计,2013年至2016年8月期间,全国仅“一行三会”就有36位官员官员离职下海,涵盖处长到副部级等各级别的官员,以司级和处级干部居多。

而梅永红受关注,是因为他是第一个高调公开的抱怨公务员工资低的官员。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