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教育网您的位置:首页 >早教 > 早教知识 >

用儿童读物教高中文学理论

我一直在努力如何指导我的前辈学习文学分析。他们中的许多人觉得它很无聊,或者看不到他们如何在生活中使用它。在尝试了两年以证明我们对学生的文学理论研究的合理性之后,我重新评估了我是如何(以及为什么)进行教学的。

我从文学分析单元开始阅读的文学作品开始。我经常给雪莉·杰克逊(Shirley Jackson)分配“彩票”,这个故事具有很多象征意义和深度,或者由埃德加·艾伦·坡(Edgar Allan Poe)分配给“椭圆肖像”。尽管学生通常从表面上理解这些故事,但我很快意识到他们并没有为学生提供扎实的工作基础。没有故事的情感联系或先验知识,学生甚至无法提供扎实的读者反应分析。

过渡到更多熟悉的文本

因此,我没有使用复杂的文学作品,而是通过儿童读物和童话故事介绍了文学理论。我们从莫里斯·森达克(Maurice Sendak)的《荒野之地》开始,我本着童年的故事时间向班上大声朗读。几乎我所有的学生都熟悉这本图画书,在初读后,他们分享了自己的回忆,感受和联想。这就引发了关于如何基于先前的知识和经验,通过许多不同的视角看同一本书的讨论。

接下来,我将全班同学分成几个伙伴,为每对夫妇提供不同的文学理论,以便他们在重新阅读本书时使用。我给每一对他们的文学理论作了简化的解释。当我在房间里转圈并聆听时,学生们与他们的伙伴一起通过分配的镜头来讨论这本书。我与似乎很挣扎的学生分享了指导性问题。例如,我问使用女权主义理论的学生考虑诸如“母亲在故事中的角色是什么?”之类的问题。和“母子之间的力量平衡如何?” 然后,学生在全班对话中分享了他们的想法。

接下来,我向我的学生介绍了两个版本的“小红帽”故事,一个由格林兄弟(Brothers Grimm)撰写,另一个由Charles Perrault撰写。这个故事有很多版本,几乎每个学生都对重演略有不同,尤其是在结局时。因此,每个学生对课堂上所读版本的反应略有不同。

对于格林兄弟(Brothers Grimm)版本,我带领我的学生们进行了幻灯片演示,介绍了使用不同理论分析文本的一些可能方法。现在,学生已经熟悉了许多文学理论,我让他们选择了一种适用于Perrault文本的文学理论。结果令人惊讶且出色。有几位学生选择了女权主义理论-我的许多学生已经认为自己是女权主义者或正在研究性别研究,因此他们可以将小红帽的刻画与当今女性的刻画联系起来。

我在课堂讨论中跟进了该活动,我向学生提出挑战,要求他们澄清他们的分析,并从彼此的角度看待事物。这种技术可以增加参与度。我还以此为契机,向他们展示了这种思维方式如何帮助他们解决日常生活中的冲突-通过承认和理解他人的思维过程,他们可以互相尊重。

为了对学生运用文学理论进行分析的能力进行总结性评估,我给了他们两个童话故事版本:“公主与豌豆”:汉斯·克里斯蒂安·安徒生的小说和乔恩·希耶什卡的《公主与保龄球》。我再次允许他们选择自己的视角来审视-我觉得对他们自己的能力充满信心比强迫他们使用他们可能不理解的文学理论更为重要。尽管有些学生使用与以前相同的理论,但我很高兴看到其他人充满信心地选择了不同的镜片。他们每个人都使用他们选择的视角写了一个多段分析,我向他们提供了书面反馈,以澄清他们对他们选择的理论的任何误解。

学生很容易看到黑白或对与错,所以难怪学习如何应用文学理论是如此困难。在整个过程中,我强调在文学分析中没有对或错的答案,只要他们可以使用文本证据来支持他们的分析即可。

我对学生的最终学习目标是让他们将这种思维方式应用于现实生活中。我希望通过就我们的观点进行公开而诚实的对话,我至少鼓励我的学生考虑其他观点与他们自己的观点一样有效。

许多学生报告说,我们讨论文学理论的这一周比他们预期的要愉快。他们从前辈那里听说过这堂课可能是多么的折磨,所以他们为我们对这个困难的话题采取了新的方法而感到宽慰。我希望他们记得这个单元是一个成长,探索的机会,是的,在此过程中拥抱了他们的童年时代。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