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教育网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教育新闻 >

发现父亲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秘密

当A92的Ariana Neumann在加拉加斯长大时,她在父亲的图书馆里发现了一个灰色的纸板箱。它持有一张德国身份证,上面印有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的图像,她父亲年轻时的照片以及她不认识的名字。

“我的第一个反应是恐惧,”诺伊曼说,她跑向母亲哭着说她的父亲是冒名顶替者。“这充分说明了我与父亲的关系。”

汉斯·诺伊曼(Hans Neumann)是涂料用品商业帝国的共同创始人,也是加拉加斯社会的支柱。他是一个内向的人,他让女儿在办公室里默默地填字游戏,而他却忙于修理手表,并沉默地询问有关其童年或家庭的问题。

盒子很快就消失了。但是当汉斯·诺伊曼(Hans Neumann)在二十年后去世时,他将其留给了他的独生女,直到上大学才知道她是犹太人。

阿丽亚娜·诺伊曼(Ariana Neumann)的父亲逃往大屠杀,幸免于难,幸免于难。

阿丽亚娜·诺伊曼(Ariana Neumann)的父亲逃往大屠杀,幸免于难,幸免于难。

终于让自己打开盒子时,她开始进行了为期十年的调查,该调查记录在她的新书《时间停止:我父亲的回忆录,生存和余下的东西》中。

这本书描述了在塔夫茨大学学习法语和历史的诺伊曼如何发现她在捷克斯洛伐克的父亲家庭的34个成员中有25个在集中营被杀害,而她的父亲因逃离假名而得以幸存到了最不可能的地方,柏林,他在那里隐蔽了两年,假装自己是一个非犹太捷克人,他太专心于科学,对纳粹的观点不屑一顾。

诺伊曼说:“当某些事情发生时,我有些激动,就像'啊,那是-尤里卡!'。” “然后就是,'我的上帝,他们必须经历的恐怖。'”

在亲戚,研究人员和翻译的帮助下,诺伊曼整理了无数的信件,照片和文件,得知诺曼被父亲驱逐出境后,她的父亲躲在他家的工厂里,在一个如此黑暗,安静且仍然安静的房间里,我不相信手表会花费数小时的证据,他将机械装置拆开以确保时间没有停止。

她得知她的祖母埃拉(Ella)在家人未能将她的名字从名单上除名后,独自登上了火车在布拉格布尼站的一个劳教所,而她的祖父奥托(Otto)曾用鞋油过早地染上了他的血。银黑色的头发,装扮着青春,因此很有用处-但是,当他到达奥斯威辛集中营时,下着雨,洗去了黑色,使他注定要进入毒气室。

对于诺伊曼来说,最令人伤心的文件之一是她父亲在汉斯·诺伊曼逃到委内瑞拉和德国投降后写给叔叔的唯一一封信。“我只是工作,工作又工作。非常。一直在,”他写道。“这是我要忘记多少没有回来,我们剩下多少人的唯一方法。”

读完这些话后的几周里,诺伊曼从噩梦中惊醒,她在众多陌生人和破碎的墙壁中奋斗,寻找父亲。“他总是很忙。她永远不会白日做梦,”她说。“我想他很害怕。”

但是过去也出现了意想不到的喜悦,包括邻居和朋友愿意帮助诺伊曼亲戚的意愿。她说:“尽管尽了一切努力来压制人类,但仍然处在最恶劣环境中的人们还是变得善良和充满爱心。” “完全有理由拒绝的人为我的家人提供了帮助,并且为了做正确的事而冒着巨大的风险。”

诺伊曼(Neumann)现在明白为什么她的父亲不停地拆解手表。为什么当他被告知他的飞机可能必须降落在斯图加特而不是苏黎世时,他曾经恐惧地抓住了座位的扶手;为什么他曾经紧紧抓住Bubny站的篱笆,抽泣着,“这是我说再见的地方。”

她谈到纸板箱时说:“这是他能送给我的最漂亮的礼物。” “这是他对我说的方式,这是您一直想要的所有我无法给您的答案。”

她从父亲去世之前的记忆中得到慰藉,当时她去了布拉格的一个犹太教堂,并在其纪念墙上看到他的名字,并用问号代替了死亡日期。她打电话给他,问那是什么意思。

他回答:“这意味着我欺骗了他们。这就是它的意思。我欺骗了他们。我生活过。”

2月6日下午7点,阿丽亚娜·诺伊曼(Ariana Neumann)在哈佛书店与塔夫茨大学教授芭芭拉·华莱士·格罗斯曼(Barbara Wallace Grossman)谈起了自己的书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